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访谈

陈凯歌导演没有跟你说的《妖猫传》今生故事……

2018-01-13 14:35

电影《妖猫传》已经上映7天了,网上对陈凯歌导演的这部片子褒贬不一 。

有人被电影极致华美的场景深深打动, 夸陈凯歌是“造城狂魔”,是匠心独具的好导演;也有人说陈凯歌讲下里巴人的故事往往能够动人心扉,雅俗共享,而一旦讲阳春白雪的故事就让人不知所云。



其实《妖猫传》的原著是《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》,原著小说内容奇妙多彩,相比之下陈凯歌改编的《妖猫传》却显得有些沉重。原著表现的主题更多的是“破案”,而电影中表现的更多的是“追寻”,追寻一个遥不可及的大唐盛世之梦。于是我们可以看到,影片的主角“空海”和“白乐天”一直在不停地疾走奔跑,似乎永远都在追赶着什么。


白乐天的那首《长恨歌》其实是他自己的一个梦,而沙门空海的到来似乎就是专门打破他的梦的。空海知晓幻术,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真相,所以他和白乐天不同,诗人白乐天只需要一副绝美的画卷来证明自己写的《长恨歌》都是真实的,而空海却一次又一次地打破白乐天的幻想,掀开绝美画卷下的血腥。


影片中白乐天每每和空海谈及大唐盛景和贵妃的倾国容颜时,总是显得有些疯狂,而空海却总是在白乐天沉醉在自己的想象中的时候,毫不留情的告诉他真相:被人传诵的爱情其实只不过是后人编造出来的假象,杨玄宗可能并没有那么爱杨玉环,至少在权力和爱情面前,他选择了前者。



而杨玉环成为了权利斗争下的牺牲品,在明知所谓的“尸解大法”不过是骗局的情况下,她还是毫不迟疑的喝下了那杯被下了蛊毒的酒,毅然决然等待死亡的降临。

陈凯歌说:“如果杨玉环是一个因为身世卑微,同时意识到女子的权利不能够彰显,在这种情况下,接受唐玄宗对她的命运安排,这个人完全不值得描写。”


片中有一场戏。在极乐之宴上,高力士要求李白给杨玉环写一首诗,当李白写完,杨玉环来到李白面前向他致谢的时候,李白却说“这诗不是为杨玉环写的。”

正是因为杨玉环她有巨大的爱可以包容一切,所以她并不介意李白对自己的态度,反而回眸对李白说:“大唐有了你,才真的了不起。”

这就让杨玉环这个角色值得去描述,值得被歌颂。


杨玉环这个角色在陈凯歌导演的镜头下,散发着极致的美丽,同样也显得极致悲惨。作为一个身处在已经开始衰败的王朝中的女人,她的命运也许一开始就被注定了,但是生为皇帝女人的她,除了全盘接受,再无他法。


难道影片中就没有真实的爱了吗?当然不,白鹤少年白龙在极乐之宴上对杨玉环一见钟情,少年的心大概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坚定,以至于当杨玉环死去后,他因爱成魔,化身为一只黑猫,只为能够长久的守护他心爱的杨玉环。

不少人被片中白龙的爱所感动,也为杨玉环身在帝王家族的凄凉宿命而惋惜。历史上,杨玉环背负着亡国女人的骂名,但她究竟是生是死也让诸多后人暗自揣测。她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样?

不过,如果杨玉环被困在石棺里时,能够拥有一台荣耀9青春版手机,她就可以发一张自拍告诉白龙自己的情况,说不定她的命运就会被改写了……





    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