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“长安街知事”微信公众号

5天之内,两名原副省长被“双开”,中纪委的通报指向同一个问题——拉票。

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强为提任副省级领导干部,利用职权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活动;长期在辽宁任职的河北省原副省长张杰辉,为提任副省级领导干部搞拉票等非组织活动。

仔细审读两份通报的用语,存在细微的差别:

首先,刘强有“贿选”这一行为,而张杰辉没有。说明张杰辉只是四处求人托人,请有投票权的干部投他一票;刘强则不一样,肯定是送出了一些具体的财物。所以刘强不仅违纪,而且涉嫌破坏选举犯罪,张杰辉则没有这一条。

二者之间的区别,从辽宁省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书记苏宏章的自述中就能看出。苏宏章说:“比如说省委委员,我直接认识的我直接约见面,我直接跟他谈我的想法。临走时说有个小礼物要送给你,那小礼物包着或者在袋里,就送给你。有的时候推托一下,有的时候(说)那行,客气客气,就收下了。”这个过程中,“见面谈想法”是拉票,“临走送礼物”就算贿选了。

所谓的“小礼物”可不小,贿选的中间人——沈阳市原副市长祁鸣就说:“也有过害怕的心理,因为那个金条太重了。”中纪委专题片《巡视利剑》披露,苏宏章花了400万元购买金条和购物卡,这些钱都是向企业老板索要的,例如沈阳市燃气公司原总经理张国辉就为苏提供了30万美元,用来向省委书记王珉行贿(后被王退回)。法院最后认定,苏宏章用于贿选的财物折合人民币110.6949万元。

其次,刘强“利用职权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”,说明其拉票贿选不仅规模大,且有计划有安排。与之类似的是辽宁的另一个“贿选副部”——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郑玉焯。

郑玉焯为了晋升副部,以多部苹果4S手机贿赂省人大代表及有关领导,并利用担任辽宁省财政厅厅长的职权,授意多名下属帮助其拉票,其中部分下属送出了美元、手机、苹果平板电脑等财物,全部拉票的对象共涉及辽宁省的76名省人大代表。

郑玉焯送出的苹果手机从哪里来?他通过身边工作人员向铁岭市财政局局长孙耀民索要了苹果4S手机30部,价值人民币15.6万元。作为回报,他为铁岭市财政局在财政补贴、资金拨付等方面提供了帮助。

我们知道,贿选需要资金支持,刘强长期在中石油抚顺石化公司任领导职务,有条件将国企的资金供个人使用。这一点可以从山西省原副省长任润厚的案例中得到侧面印证。

任润厚在潞安煤业集团任总经理、董事长10余年,曾多次指示下属郭某,向集团旗下煤矿矿长索贿:2007年索贿15万,用于任润厚竞选山西省省级后备干部购买贿选礼品;2010年分别索贿25万、30万,用于任竞选山西省副省长贿选支出。

任润厚在潞安集团可谓说一不二,以至于他离任后还花了潞安集团100多万。2011年下半年,任润厚已经升任副省长,仍要求潞安集团为其安排旅游、疗养。在董事会秘书毛某等人的陪同下,任润厚与其家人先后到上海、三亚、杭州、苏州等地旅游、疗养,潞安集团为此共计支出123.505549万元。

很多案例显示,一些长期任国企老总的领导干部,将企业视为私人地盘,不仅自己奢靡享受、买官行贿的钱要企业报销,还搞团团伙伙,培植亲信势力。例如曾任酒钢集团董事长的虞海燕,据媒体报道,他任职兰州后,前后从酒钢调来了一百多名干部,其中就包括其原秘书金晋哲。中纪委亦指出刘强“长期卖官鬻爵,严重破坏所在企业和地方的政治生态”。

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italnews)注意到,很多去拉票贿选的干部,都是为了完成从正厅到副部这一步“跨越”。其中心理最扭曲的要属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,他为了晋升副部,找老板出钱5000万来活动关系,谁知被骗子骗了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辽宁贿选案中,有些人本来没有拉票贿选的心思,但看到别人跑前跑后、送这送那,心想自己如果再不行动,就要吃大亏,于是导致情况逐步恶化。违法违纪的人就像病毒,只有及时辨别、尽早清除,才能保证肌体的健康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